从鸟卵到伟哥:关于春药的历史漫谈_伟哥

  • A+
所属分类:行业新闻
摘要

鸟卵者,鸟蛋也——其中也包括鸡蛋。 马王堆汉墓出土帛书《养生方》中有《麦卵》章,内有三个中国最古老的壮阳药方(恐怕也可以在世界上最古老的同类药方中占一席之地了吧),主料都是鸟蛋。 其中之一是: ×春日鸟卵一,毁,投糵糗中,丸之如大牛虮,食之多

飓风2019!普宁警方查获“伟哥”“神油”等上百盒假药!

近日,普宁市公安局环食药大队积极开展“飓风2019”专项行动,严厉打击涉假等犯罪,先后抓获3名销售假药犯罪嫌疑人,查获假药“伟哥”一批。 7月8日,该大队民警在市区明华体育馆西一医疗器械公司查获“德国黑倍”、“德硬汉子”、“德国小钢炮”等假药“伟哥

鸟卵者,鸟蛋也——其中也包括鸡蛋。
马王堆汉墓出土帛书《养生方》中有《麦卵》章,内有三个中国最古老的壮阳药方(恐怕也可以在世界上最古老的同类药方中占一席之地了吧),主料都是鸟蛋。
其中之一是:


×春日鸟卵一,毁,投糵糗中,丸之如大牛虮,食之多善。


用白话来说,就是春日里将一个鸟蛋打碎,拌在炒米粉中,弄成像大牛虱子大小的丸,多吃有好处。
这就是早期的春药(有时也称为媚药),动物和植物的成分都有了。


春药在世界各古老文明中,都是关涉到性学、医学、药学和社会学的大题目,中国古代也留下了关于春药的大量史料。
然而一部春药故事,盘整了几千年,眼下却以伟哥之横空出世而达到情节的历史新高。


男性之恐惧


在动物界,我们经常可以见到,一只强壮有力的雄性担任兽群首领,它同时还独占一群雌性配偶。
人从动物进化而来,上面那幅兽群中的图景,仍是人类长久的记忆。
所以在古代社会中,男性的性能力是力量和地位的象征,诸侯要“一娶九女”,天子则有“三宫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礼记·昏义》),外加随时可作、多多益善的猎艳。
男性在追求性能力、以性能力为荣的同时,还一直对女性的性能力怀着深深的恐惧。
这种恐惧在古代世界是普遍的。
在许多古老的传说和作品中,女性被描述成淫荡的、性欲永远得不到满足的。
禁欲主义者据此进一步强调禁欲之必要,因为男子永远不可能满足“有无限邪恶情欲”的女性;
而主张满足人类情欲者则据此强调发展男性性技巧的必要。
欧洲中世纪教会的禁欲主张可视为前者的代表,中国古代房中术理论可视为后者的代表。


在中国古典文学中,《金瓶梅》所塑造的潘金莲就是这样的形象——她经常“淫情似火”、“淫情未足”、“欲火烧身,芳心撩乱”。
与那些因缺乏足够性生活而处于性饥渴状态的女性形象不同,潘金莲被写到贪得无厌,近于色鯖狂(nymphomania)的程度。
这样的形象,在现实生活中不会多见,但她在性学史上有象征意义。

男性的这种恐惧,确实是有道理的。
从生理学上看,女性在人类进化中,取消了动物都有的发情期——变成一年四季天天都可以发情做love,同时又没有男性的不应期,因而可以连续多次达到性高潮。
女性的性能力确实比男性强。
可是男性却偏偏还多配偶倾向比女性强烈,总想独占多个女性。
男性还想在性鉸jiao中“采阴补阳”——吸收女性的“精气”以“补益”自己。
如此以一弱敌多强,欲不恐惧,岂可得乎?
难怪中国古代的房中术家,要将性鉸jiao比作战争,要将“御女”(与女性性鉸jiao)描绘成“如朽索御奔马,如临深渊,下有刃,恐堕其中”(《医心方》卷二十八),这是何等的恐惧啊!


而且,男性和女性在性能力方面还有时间上的不同步。
在正常情况下,男性性能力的高峰在20岁左右,而此时他通常还远未“功成名就”,因此还很难获得女性的青睐。
女性性能力的高峰则出现在30岁以后(民间有“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之谚,虽欠文雅,却有事实根据),此时与她年岁相若、成家立业、事业有成的男性配偶,已经开始“不行”了!
此一问题,古已有之,于今为烈,如今不是有无数中年男性向医生诉说,自己因满足不了妻子或情亽的性欲而痛苦万分吗?


帝师之教诲


既然恐惧,就要谋安全之道。
其道有二:
一是“削弱”敌人之后再交战,房中术的种种前戏技巧,就是为了使女方先接近性高潮,然后才投入性鉸jiao,这样男性才有希望“击败”女方,使女方在男方之前达到性高潮。
二是加强自己之后再交战,这又有两方面:
甲,房中术有各种忍精不射、转移注意力等技巧,力求使男方久战不败;
乙,就是我们要说的春药了,用了春药,目的也是力求使男方久战不败。


古代中国的帝王,都是多妻的。
帝王,自然应该是强有力的;
多妻,就有义务让众女性都“雨露承恩”。
所以中国上古的帝王,都特别担心如何以一男之弱而胜多女之强这个问题。
对此最有力的例证,就是在中国早期房中术文献中,经常采用帝王向某个男性或女性大师请教的形式来展开论述。
关于春药或壮阳药也是如此。


比如,马王堆汉墓出土有简书《十问》,其第二问是“黄帝问于大成”。
在早期房中术文献中,黄帝真是“不耻下问”,向许多神话传说中的人物请教房中之术,包括怎样才能在性鉸jiao中持久、怎样才能让女子达到性高潮,等等。
这“大成”照例也是传说中的人物,一说是神农时的帝师,号大成子(《三洞珠囊卷九·老子为帝师品》引《化胡经》);
一说是大禹时人,名大成执(《新序·杂事》)。
这回大成向黄帝介绍的是壮阳食品:


君必食阴以为常,助以柏实盛良,饮走兽泉英可以却老复壮,曼泽有光。
接阴将众,继以飞虫,春雀圆子,兴彼鸣雄,鸣雄有精,诚能服此,玉策复生。


就是说,吃柏树之实(柏子仁),喝牛奶,可以抗衰老;
而要能多多性鉸jiao,就要多吃禽类,包括鸟卵、雄鸡等,这样疲软的隂莖就可以重新举起。
这大成所言,尚在“初级阶段”,所以不过牛奶、鸟蛋、雄鸡之类,并没什么奇特之处。
但发展到后来,入药的植物、动物种类渐多,春药就变得神秘起来了。


帝王向术士请教春药和壮阳之道,请教之后当然要付诸实施。
后世有名的故事,如《赵飞燕外传》中之汉成帝:


帝病缓弱,大医万方不能救,求奇药,尝得眘卹胶,遗昭仪(赵飞燕之妹),昭仪辄进帝,一丸一幸。


又如《开元天宝遗事》中之唐玄宗:


明皇正宠妃子,不视朝政。
安禄山初承圣眷,因进助情花香百粒,大小如粳米而色红。
每当寝处之际,则含香一粒,助情发兴,筋力不倦。
帝秘之曰:
此亦汉之眘卹胶也!
再如《隋炀帝艳史》中之隋炀帝、清朝野史中之宫廷传说等等,事例尚多。
小说家言,其具体亊件人物不必视为信史,但古代帝王有服用春药之悠久传统,揆之情理,则无可疑也。


春药之种种


春药之药性,有效应激烈者,有作用和缓者。
激烈者“立竿见影”,用后马上产生作用,通常药性有一定的时效。
在古代色鯖小说之类的夸张描述中,此类药性激烈者一旦使用,在“有效期间”非要性鉸jiao发泄不可,否则欲火焚身,后果不测。
其和缓者,则往往很难与通常的“补药”划清界限。
按照中医理论,壮阳的根本在于补肾,而补肾又有益于延年,所以各种以延年益寿为号召的补药中,几乎无一不具有壮阳与滋阴成分,常见的如鹿茸、枸杞之类,本来都是古代壮阳药中的主角。


内服之药,当然也有作用于女性者,服用后能令女性春情荡漾,难以自制。
小说中常有此种情节,比如《天龙八部》中,“四大恶人”让段誉和一个被认为是他同父异母妹妹的少女服下了烈性春药,再将两人关在密室之中,要看他们ゞ亂倫oо的笑话,使两人灵肉交战,苦受煎熬。
这些描写并非凭空想象,古代和现代药品中,都有这样的催情品种。

春药之用法,自然有内服、外用两类。
内服与其他药物无异,药性激烈者通常在性鉸jiao前临时服用;
药性和缓者往往需按时连续服用。
外用则不外作用于女性ying陰道或男性Gui头。
春药之名称,虽五花八门,也有一定规律。


有指明主料者,如“兴阳蜈蚣袋”、“龙骨珍珠方”,“海狗大补剂”等,又如近年香港的“玉树”系列之宝、珍、丸(号称是用非洲秘方“玉树皮”为主料制成)。


有强调效果者,如“治男子欲令健作房室一夜十余不息方”、“治男子令阴长大方”(使隂莖长大)、“令女玉门小方”(使ying陰道窄小)、“疗妇人阴宽冷急小交接而快方”,此外如“铁钩丸”、“固真膏”、“四时双美散”、“金枪不倒丸”、“太极益肾丹”、“灵龟展势方”(外用)之类。


有借用传说者,如“秃鸡散”、“妲己润户方”、“始皇童女丹”、“孙妃煖炉丹”、“隋炀帝怡情固精丹”、“武则天花心动”、“安乐公主如花夜夜香”(刺激ying陰道之药)、“素女遇仙丹”(外用),等等。


春药之材料,则颇有出于附会者——有些药材即使真有壮阳作用,古人也仅能提出一些荒谬的理论以支持之。
此处只稍举两例,以见一斑:

比如常见的壮阳药之一肉苁蓉,明人笔记《五杂组》上说:


肉苁蓉,产西方边塞土堑中及大木上。
群马交合,精滴入地而生。
皮如松鳞,其形柔润如肉。
塞上无夫之妇,时就地淫之。
此物一得阴气,弥加壮盛,采之入药,能强阳道,补阴益精。


其说在唐段成式《酉阳杂俎》中已有之。
马精人地而生,当然不可信。
妇女将此物用作自慰工具,就使古人相信它“能强阳道”。


又如蛤蚧(学名Gekko gecko,一种爬行纲壁虎科动物),古人认为此物“性淫”——发情交尾时缠结成对,经日不散,以产于广西梧州者为贵,又以成对者为贵,取以浸酒,酒作碧绿之色,被认为壮阳大补。
故蛤蚧一直是古代春药中的主要药材之一。

春药药材中,常见的还有海马、鹿茸、石燕、丁香、枸杞、巴戟、茱萸、蛇床子、菟丝子、柏子、杏仁、人参、茯苓、胡椒、茴香、破故纸、阳起石、硫磺、朱砂,等等。
还有更为怪异者,如云母、石灰、蝎子、“水较剪”(一种滑行于水面的昆虫)、“河车”(婴儿的胞衣)、少女的月经、海狗等动物的雄性笙殖器、某些昆虫的蛾子……多为现代人所难想象。


色鯖文艺对春药之批判


色鯖文艺以煽情、宣淫为旨归,按理说应该是春药的讴歌者、宣传者,然而非常奇怪的是,中国古代的色鯖文艺作品,却往往扮演春药批判者的角色。
其中缘故,很值得玩味。


在明、清色鯖小说中,春药通常与“纵欲亡身”联系在一起,而且作者总是喜欢将这种事安排在反面人物身上。
最典型的如《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就是因为一夕服用了潘金莲给他的过量春药,纵欲而亡(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这个情节与《赵飞燕外传》中昭仪一夕让汉成帝服了七丸春药而使成帝暴毙非常相似,两者应有继承的关系。
《金屋梦》中李守备之死也是同样情景(第三十回“拉枯桩双妪夹攻”)。
可见在明、清小说中“过量服春药纵欲亡身”有一种大体固定的描写模式。


此外在大量内服或外敷春药以催情助兴的情节中,小说作者一般也不抱欣赏态度。
而在作者津津乐道、反复渲染的超强性能力狂欢场景中,通常不出现春药。
这种普遍对春药持否定态度的倾向,与中国传统房中术理论著作中的告诫是完全一致的,也符合“最好的春药是爱情”这一流行于世界各国的睿智古训。


即使是在当代的作品中,这一传统似乎也得到自觉或不自觉的继承。
比如《废都》中的庄之蝶,原先已有阳痿之症,他许久“不行”于妻子牛月清(也是个美人),却意外地“行”于情亽唐婉儿,就是因为他与妻子之间已经没有爱情,而情亽则点燃了他新的爱情之火。


伟哥——春药之极致及其意义


三年前,一种号称是前所未有的理想春药——伟哥(万艾可)——横空出世,伴随着剧烈的商业炒作,在极短的时间内就风靡全球。
伟哥号称避免了以往春药的副作用。
服用了伟哥,只有在想做love时才会有春药之作用,而没有绮念时则与未服药无异(其实这也是自古以来春药的理想境界,现代的春药广告中也往往自称如此)。


“伟哥”的英文Viagra,是一个人造合成词,由Vigor与Niagara两个词合拼而成,前者的本意是精力,后者则是著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组合的意思是“男人的精力超拔如同奔泻的瀑布”,应该说很有想象力。
服其药,思其名,不仅有躯体调动作用,还有心理暗示作用。
最初,台湾的医师译成“威而刚”,大陆的医师译成“威而坚”,译得太硬,缺少含蓄,还是香港医师译为“伟哥”,既生动又有余味,堪称神译。

伟哥的价值远远超出医学,它的意义,首先是经济学意义上的巨大市场。
在美国,1998年3月27日伟哥通过联邦药品及食品管理局的批准,第一周,每天即开出1.5万张处方,第二周2.5万张/天,第三周3.5万张/天,到第七周,达到27万张,创下了全球药物史的最新纪录。
由此,辉瑞制药公司的股票连跳三級,人们在购买伟哥的同时也买进辉瑞的股票。
照这样下去,美国GNP的一半将会由伟哥这种蓝色药丸来创造了。
这当然是玩笑。
不过辉瑞公司“伟哥”产品第一年的销售额已达10亿美元,无怪乎有人为中国经济荐言,要走出市场疲软,引进“伟哥”吧。

另外还必须注意到“安慰丸效应”——告诉病人这是某种极好的特效药,病人服后果然大见成效,而实际上他服用的只是面粉之类。
伟哥既然已经被大炒特炒,自然成了人人心目中最大的特效药,那么服用之后,在心理暗示作用之下,自然很容易见效。
因此没有审批的药盛行,恐怕也是难以避免的了。
其实以前的春药也往往被说得神乎其神,就是诉诸同样的机制。
春药要解决的是性欲问题,而性欲是与心理状态密不可分的,因此可以说,在所有药物中,春药是“安慰丸效应”最明显的一类了。


凡事获益都将支付代价,承担諷險,性的快乐也不例外,因此,对于“伟哥”的前景,还需要时间才能看清楚。
为★性愛★提供如此一件神乎其神的“利器”,可能的消极作用也不容忽视。
从历史上来看,人类追求“长乐”——★性愛★之乐当然是最大的人生之乐——与追求“长生”,是有内在相通之处的。
只有那些生活非常幸福(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性愛★的幸福)的人,才会去拼命追求长生。
而他们所追求的长生的生活情景中,自然包括了“玉女相伴”这样的★性愛★长乐。

秦皇汉武都是历史上求长生的“杰出代表”,后世帝王和达官贵人,很多都是他们的徒子徒孙。
特别典型的是汉武帝,他求长生,同时也求★性愛★之长乐,在古代野史小说中,他向方术之士学习房中术,而且有成。
房中术是中国历史上集长生与长乐于一体的最著名的方术,关于春药的学问只是房中术理论中的一个分支。
大体而言,房中术最有号召力的内容,就是可以由★性愛★之长乐达到寿命之长生。
如果秦皇汉武生于今日,他们身边的宫廷术士,或许会请陛下允许稍微夸张一点、稍微简单化一点,而展示如下的公式(可以用微软的PowerPoint软件投影在一个屏幕上):


房中术=长生不死+伟哥


想想看,那该是多么令人神往啊!
然而在司马迁的《史记·孝武本纪》中,汉武帝却是个屡屡被带入坑的大傻瓜,这大概就是那个时代正直的历史学家对追求长生长乐的判断吧。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伟哥这个蓝色神话,在媒体的爆炒之下,世人趋之若狂,最终会不会导致意想不到的结局呢?


古往今来,人们追求长生已经败下阵来,追求长乐能否成功,也还在未定之天。
根据历史来推测,应该是与追求“长生”的结局相仿——这种相仿可以从正反两方面去理解。
欢乐与痛苦,生命与死亡,都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相互平衡的。
这种依存、制约和平衡很可能永远不能打破。
万一最近就打破,说不定就要闯祸了,因为人类还远远没有为面对这种局面作好心理和思想准备。


检与神方教驻景:
关于避孕与堕胎的历史漫谈


郁金堂北画楼东
换骨神方上药通
露气暗连青桂苑
风声偏猎紫兰丛
长筹未必输孙皓
香枣何劳问石崇
忆事怀人兼得句
翠衾归卧绣帘中
李商隐这首《药转》诗,和他集子中不少两字为题的诗一样,虽有题而实无题,诗意也同样扑朔迷离,隐藏在华丽的字面之下。
据说朱彝尊解释为上厕所,但其孙“力辩其诬”,不愿这样不登大雅之堂的解释出于其祖。
而为李商隐诗集作注的清人冯浩,则猜测为妇女因怀上私生子而堕胎的故事。
所谓“换骨神方”,可以理解为堕胎药——李商隐《碧城三首》之三“检与神方教驻景,收将凤纸写相思”中的“神方”也是同样药物。


古人很早就需要避孕


现代人往往有这样的观念:
避孕和堕胎在古代被视为罪恶,无论东西方都是如此。
虽然大体上可能差不多是如此,但实际上从文明在早期开始,人类就没有停止过对避孕和堕胎手段的探索,因为社会毕竟会有这样的需求——尽管这种需求不会像今天这样大,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不受非议。


古人确实重视子嗣,但绝不是任何情况下都如此,也有很多时候需要避孕或堕胎。
比如缺乏养育孩子的食物或财力、为了保持美貌(像新喀里多尼亚、萨摩亚、爪哇等地的原始居民中,女性因担心乳房失去弹性而堕胎)、为了消除私生子带来的麻烦,等等,都会需要避孕或堕胎。


古代最常用的避孕方法之一是“体外排精法”或“中断性鉸jiao法”,即男性在射精开始前将隂莖抽出,使精液在女体之外排出。
这种方法曾被使用了很长的年代,直到现代仍有人使用。
这种方法在西文中称为Onanism,这一词汇来自《圣经》中的故事,见《创始纪》第38章:


犹大对俄南(Onan)说,你当与你哥哥的妻子同房,向她尽你为弟的本分,为你哥哥生子立后。
俄南知道生子不归自己,所以同房的时候便遗在地,免得给他哥哥留后。
俄南所作的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耶和华也就叫他死了。


俄南“遗在地”就是体外排精,他不肯将精液射到嫂嫂子宫里为哥哥育种。
但他的这次避孕措施被耶和华视为恶行,付出了死的代价,也真可以算是历史上代价最昂贵的避孕措施了。


避孕的巫术


知道体外排精已经相当进步。
更早的时候,人们甚至还没有弄明白男性精液与女性怀孕之间的关系。


文化人类学家已经收集了许多早期文明中有关避孕和堕胎的材料,堪称五花八门,匪夷所思。
比如古人相信女性只要手执柳枝就可以不怀孕(据说是因为柳树是不会结果实的),希腊人因此相信饮用柳枝或柳叶的汤可以避孕,以致女神Proserpina庙的树林中常有想避孕的女子争着去折柳枝和杨树叶。


许多象征性的巫术被用来避孕,比如将锁具锁上,反复念诵“关住锁时不孕身”的咒语,被认为可以避孕,因为门被用来象征子宫,所以锁住门就可以防止胎儿跑到子宫里去。
又如新西兰的毛利人相信,若在女性生产时取一点婴儿胎盘的血,念着咒语投入火中,则这女子此后就不会再怀孕了——这倒有点像如今我们这里的结扎手术。
再如加利西亚的山民相信,可以预测并在一定程度上操控女性一生的怀孕次数,方法是在少女月经初潮时觅小鸡初产的蛋,在蛋上钻一个小孔,注入初潮之血数滴,而后将此蛋埋在床底下的土中,过九昼夜后取出,蛋中将涌出黑头的蛆虫,蛆虫的数目即此女一生将生育的子女数目——若将蛆虫全部投入火中烧死,则可终生不育。
此外还有在天花板缝隙中藏小刀、赴婚礼路上将手指挿入臀下、与新郎面对面时在新郎腰带上打结,等等,都被认为可以达到避孕的目的。


从巫术走向唯物主义


然而仅靠巫术当然不管用。
走出巫术,就要寻求更“唯物”的手段来避孕或堕胎。
古埃及人很早就有相当正确的避孕观念,他们尝试过许多方法来阻止精液进入子宫,比如在一份纸草书中记载着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避孕药方:
将鳄鱼粪和糊状的auyt(到底是何物迄今尚未弄明白)混合,做成条状置入ying陰道内。
这个避孕药方有效与否不得而知。
按照现代的知识,鳄鱼粪是碱性的,反而会有利于精子的生存。
倒是呈微酸性的象粪,可以有杀死精子的作用——事实上,在公元13世纪以前,象粪一直是中东地区所采用的外用避孕药之一。


古罗马贵族社会淫风炽烈,避孕就成为重要的研究课题之一。
罗马人在文化上大量继承古希腊的遗产,所幸博学的亚里士多德在避孕问题上竟也不是无所作为——他推荐了“橄榄油避孕法”,曾被罗马妇女采用。
而另一位著名的古罗马哲学家卢克莱修,也在他的哲学长诗《物性论》——我记得革命导师曾提到过此人此书——中谈到当时妓女们的避孕措施:


妻子们也绝对不需要使劲扭动自己;
因为这样女方就阻碍并拒绝自己怀孕,
如果过度狂悦地来对待男人的情欲;
扭动她的腰和臀部,整个胸脯
像大海的浪涛那样起落不停——
她使犁沟偏离了犁头的笔直路径
使种子的喷射错过适当的地方。
娼妓为了自己的目的就惯于这样做,
——为了避免怀孕,避免卧床生育,
同时又可以使性鉸jiao带给男人更多快乐,
看来这对于我们的妻子绝对无必要。


卢克莱修的上述说法得不到现代性学知识的支持——诗毕竟只是诗啊。

与卢克莱修的诗句相比,罗马医生索拉努斯的一系列办法要实在不少。
他建议用羊毛做成栓柱,或再加上某种糊状物,来堵塞子宫口。
而当男性射精时,他建议女子屏住呼吸,将身体向后抽退,然后立即起身,弯膝蹲着,设法打个喷嚏。
但是这一系列动作当然很难顺利完成,而且颇煞风景,所以他最后还有让女子在性鉸jiao后彻底冲洗ying陰道这一招。


古代中国人也同样需要避孕和堕胎


在中国古代,子嗣问题的重要性,无疑是在头等位置,“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训千百年来深入人心。
但是与此同时,古代中国人还是积累了不少有关避孕和堕胎的知识。
比如《山海经·西山经》上有云:


曰嶓冢之山,……其上……有草焉,其叶如蕙,其本如桔梗,黑华而不实,名曰蓇蓉,食之使人无子。


这看来可以算中国最古老的避孕药方了。


到了唐代,许多中国学术流传到日本,得以保存下来,堕胎药也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例如保存于《医心方》中的堕胎药方——《医心方》是日本人丹波康赖依据大量唐代及唐以前的中国医学古籍,于公元984年写成的著名医书,但直到870年之后(公元1854年)才被刊行于世,所以有许多珍贵历史文献保存在此书中,中国人很长时间内还不知道,以为已经失传了。
《医心方》卷二十二中有七个堕胎药方,姑举第一方为例:
《产经》云治妊身胎二三月欲去胎方:


大麦面五升,以清酒一斗合煮,令三沸,去滓,分五服。
当宿不食服之,其子即糜腹中,令母不疾。
千金不易。


还有“千金不易”这样的广告语附在方中,听起来这方子是好得不得了。
《医心方》所依据的中医典籍,绝大部分都是在唐代流传的,联系到其中记载的七个堕胎方,前人将李商隐“检与神方教驻景”、“换骨神方上药通”等诗句中的“神方”理解为堕胎药方,至少也不能说是毫无根据的了。


也有使用激烈手段强行堕胎的历史记录。
比如金废帝完颜亮(海陵王),在历史上以淫乱著称,登上帝位后,自命“才兼文武”、“丰富伟岸”皆为天下第一,对于女人来说,应该是天底下最有魅力的男子,因此宫闱之中,淫乱无度。
《金史·海陵诸嬖传》中,通篇都是记载他的淫乱故事——后来《醒世恒言》中著名的、经常被删节的那卷(卷二十三“金海陵纵欲亡身”),其实就是据此改写的。
其中有一处提到了堕胎的方法:


女使辟懒,有夫在外,海陵封以县君,欲幸之。
恶其有娠,饮以麝香水,躬自揉拉其腹,欲堕其胎,辟懒乞哀欲全性命……海陵不顾,竟堕其胎。


这里说麝香水可以堕胎。
这位金朝皇帝亲自“揉拉其腹”来实施堕胎,也可算堕胎史上罕见的事例了。


安全期避孕法和一个两千年的谬误


古代中国人也知道“安全期避孕法”——此法同样是今天仍在使用的避孕方法之一,尽管安全系数很低。
比如在元朝人孔齐所撰的笔记《至正直记》中,就记载着这样的避孕法,其“堕胎当谨”条云:


或惧孕育之繁者,呋婦之道亦自有术,盖以日计之也。


这就是中国古代的“安全期避孕法”。
想法是完全对的,但是“安全期”究竟是月经周期中的哪几天,古代中国人却一直没有搞清楚——医学家和房中家都将一个谬误的观念坚持了几乎两千年。


几乎所有传世的中国房中术著作中,都有“求子”、“种子”之类的专门章节。
这方面的内容在各种中医书籍(包括那些完全不涉及房中★性愛★技巧的医书)中也经常可见。
多子方术在房中术中地位之重要,可由下面的细节略见一斑:
在传世房中术文献最经典、最完备的作品《医心方·房内》(即《医心方》第二十八卷)中,共三十节内容,其篇幅最长的一节就是“求子第二十一”,超出各节平均篇幅的五倍以上。


多子方术最重要的方面,就是关于适宜受孕的日期以及这些日期与胎儿性别的关系。
但这恰恰是一个持续两千年的大谬误——对于将子嗣看得极端重要的古代中国人来说,在这一问题上犯这样长久的大谬误,实在是惊人的讽刺。
早在马王堆汉墓出土帛书《胎产书》中就有:


禹问幼频曰:
我欲殖人产子,何如而有?
幼频答曰:
月朔(指月经)已去汁口,三日中从之,有子。
其一日男,其二日女也。


认为只有在妇女月经结束后的三五日内才能受孕,是中国古代房中术理论家和医学家普遍、持久而且一致的看法,下面是《医心方》卷二十八所引的一些例:


以妇人月经后三日,夜半之后,鸡鸣之前,嬉戏令女感动,乃往从之,……有子贤良而老寿也。
(引素女)
妇人月事断绝洁净三五日而交,有子,则男聪明才智老寿高贵,生女清贤配贵人。
(引彭祖)
凡欲求子,候女之月经断后则交接之,一日三日为男,四日五日为女。
(引《洞玄子》)

古代房中术理论家和医家的上述坚定看法,恰恰与现代科学的常识相反——因为妇女排卵一般是在月经周期的中段,在这段日子里性鉸jiao方能受孕。
而古人认为宜于受孕怀胎的“月经后三(五)日”,正是现代“安全期避孕法”中认为没有受孕之虞的日子。


虽然上面所说的谬误持久而普遍,但中华民族照样人丁兴旺,多子多孙,那是因为性鉸jiao毕竟还有别的功能,因此古人也仍会在别的日子里性鉸jiao,结果倒怀上了孩子。
而谁要是严格地“遵医嘱”,平日节制情欲,只为“种子”而性鉸jiao,那就十九要大失所望了。


明末顾炎武五十九岁尚无子嗣,他晚年纳妾求子而失败的故事,就是这样的例子:
顾炎武此举的“医学顾问”是名医傅山,这位傅先生的《傅青主女科》传世至今,其中同样是月经后三五日而交则有子的传统谬误;
顾炎武纳妾是为求子,非宠嬖其女色也,故不难猜想顾老先生平时定然情欲几无,只为“种子”才行性鉸jiao,结果却是“不一二年而众疾交侵”,孩子却终于未能怀上。
最后顾炎武十分后悔,乃立侄为嗣,将妾嫁掉了事。

反对避孕与堕胎的文化传统


关于避孕和堕胎的历史,若谈技术手段,自然主要着眼于如何让避孕与堕胎措施有效;
而谈思想观念,则主要就是对避孕与堕胎的反对与谴责了。


古代印度著名的《爱经》(Kama-shastra,又名《欲经》、《性典》等),非常全面地讨论了与★性愛★有关的各种问题,包括调情、做love、春药,甚至谈到了降低性欲的药方,但是唯独没有谈到避孕和堕胎。
因为此书反映的是古代印度比较正统的信仰,在这种信仰体系中,一个孩子的出生是轮回转世、因果报应的表现,而避孕和堕胎会对轮回转世、因果报应造成致命的干扰,是很难被容忍的,更不用说提倡了。


中国人重子嗣,当然谴责避孕和堕胎更为坚决。
古时大街上也会看到关于堕胎药方的广告(比如《妙一斋医学正印种子编》序中所述),但这一定会被“正派”的医生斥为“其术之不仁一至是”。


清代纪昀有不少非正统的观点和思考,他往往借谈神鬼怪异故事来表达,《阅微草堂笔记》中这样的篇什比比皆是。
卷九中一则故事,反映在堕胎问题上正统观念与现实情势之间的冲突,最为典型。
故事当然也是托诸传闻:


有一医生,“素谨厚”,一夜有老妪持金钏一双,向他买堕胎药,他“大骇,峻拒之”,第二天晚上,老妪又加上两枝珠花,再向他买药,他仍坚决拒绝。
过了半年,他梦中被拘到阴曹地府,说有人指控他杀人,见一女子披头散发,脖子上勒着红巾(表明她是自缢而死),哭诉向他买药遭到拒绝的情节。
这医生辩解说:
药是用来救人的,岂能用来杀人(堕胎)以谋利?
你自己通奸事情败露,怎能怪我?
但那女子反问他:
我派人向你买药时,刚刚怀孕,胎儿尚未成形,如果堕胎,我就可以不死,“是破一无知之血块,而全一待尽之命也”,但你坚决不卖药给我,我只好将孩子生下来,结果孩子被扼死,我也被逼迫自缢而死,“是汝欲全一命,反戕两命矣,罪不归汝,反归谁乎?
”听了她的辩词,冥官喟然叹息道:
你所说的,是从实际情势考虑;
而他(医生)所执的却是“理”!
冥官虽然同情女子,最后却只能判医生无罪,他对那女子说:


宋以来,固执一“理”而不揆事势之利害者,独此人也哉?
汝且休矣。


这里纪昀的态度是明显的:
他反对道学家的“以理杀人”。
当年戴震以《孟子字义疏证》一书向道学家的“以理杀人”发起正面攻击,纪昀作为他的哲学同盟军,则以《阅微草堂笔记》中的神鬼故事,出偏师以呼应之。


不要误以为只有古代才有道学家,也不要误以为只有古代才会“以理杀人”。
其实这个传统是非常强大的。
比如就在今天,面对许多青少年的婚前性行为,有些思想极为保守的人士,仍一再反对向青少年介绍避孕方法,并进而反对向青少年进行性教育——他们将此斥为“避孕套教育”。
他们说:
让青少年掌握了性知识,掌握了避孕方法,发生婚前性行为不就更大胆了吗?
而他们主张的所谓“道德教育”,则是要让青少年承受本来可以避免的未婚先孕的严重后果,以此来形成对婚前性行为的恐惧。
不惜以青少年身心受害为代价,来维护他们心目中的“理”(亦即礼教之“礼”),这种想法是何等的不文明,与当年戴震、纪昀等人所痛斥的“以理杀人”又有什么两样呢?



伟哥十周年


据伟哥的广告上说,如今全球每年超过1.4亿人使用伟哥。


不过,这些“洋品牌”所提供的数据,有时也不能太当真。
比如前些时候杜蕾斯提供的调查数据称:
中国人平均性伴侣人数是19人以上——只要在中国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这实在太离谱了。


十年前伟哥刚问世时,那真是“高调亮相”、“闪亮登场”,推广宣传的力度之大,让所有其他药品都自惭形秽。
那时很多人期许伟哥将是“20世纪留给21世纪最有价值、最激动人心的遗产”,说伟哥“是一份礼物,本世纪末下世纪初的全人类都将受惠于它”;
美国《时代周刊》则说:
“世界等待此药已经4000年!



一切行动听指挥


人类寻求、使用春药,已经有几千年历史了,春药的品种也早已经多得数不胜数了,为什么伟哥的登场会那么惊天动地?
为什么伟哥不仅仅是无数春药中新的一种,而是如此的横空出世,超迈万方?
据说是因为,它和以往的一切春药都大大不同。


大致说来,以往的春药,服用之后,总有一段作用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服用者性欲亢进,性能力提升,以至于如果此时他(或她)没有爱的对象,也会面临一个“泄欲”的问题;
而作用时间一过,则就是所爱之人来到面前,也与没有服用过一样。


而伟哥不同。
伟哥是“一个听话的乖乖”——服用之后,“它潜伏在男人的血液中,潜入各个器官,直至海绵组织,但它绝不妄自行动。
”换句话说,伟哥可以在服用后乖乖等候爱的命令,只有在服用者的情欲被爱激起之后,它才出来大显身手,所以它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


这听上去确实很神奇。
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神奇。


在伟哥问世之前好几年,我就曾在香港的成人杂志中见过另外不止一种的春药广告,里面同样宣称自己的药品有着和后来伟哥一样的“一切行动听指挥”的美德。
以常理度之,这种美德本来就是春药应该追求的理想境界。


伟哥问世十年了,经过十年的实践检验,它上面所说的“一切行动听指挥”的美德,看来基本上也是事实。
这十年中,它确实非常成功。


但是,它为什么能够这样成功?
这并不仅仅因为它比以前的春药优秀。


种瓜得豆的故事


遥想当年,伟哥初问世,有一个关于伟哥诞生的“种瓜得豆”的故事广泛流传。
十年来,这个故事肯定已经被重复了无数遍。
故事大致是这样的:


伟哥原是一种试验中的扩张冠状动脉、改善冠心病的新药,但临床实验进行了十年(1980-1991),证明其疗效并不明显。
当主持这项研究的特雷特博士沮丧地对他的新药志愿试验者宣布将中止这项研究,停止发放实验药品时,意外地遭到志愿者的集体反对。
一位72岁的老翁指着自己的裤裆大嚷:
“它对心脏不起作用,却对这儿起作用!
”原来,他每次服药后都会感到一种强烈的内心冲动,消失了多年的青春骚动再现了,他建议特雷特与他的妻子去谈谈这种“副作用”给老年夫妻带来的生理奇迹……于是,这一药物治疗男性勃起障碍以及启动性欲的方案浮出水面。
药理学家最初推想它的作用是松弛肌肉,扩张血管,使局部供血加快,从而改善因冠状动脉硬化而导致的心脏缺血缺氧,缓解心前区疼痛,谁知这种期待落空了,该发生作用的地方没有发生作用,不曾想到的器官——隂莖海绵体却敏感地充血膨胀起来。
看来竟是歪打正着!


随后又经过7年的研究,一种治疗男性阳痿的新药横空出世了,取名“伟哥”——学名“喜多芬柠檬酸盐”,英文Viagra则可以视为一个俗名,这是一个人造合成词(据说是由Vigor与Niagara两词合拼而成,前者的本意是精力,后者则是著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组合的意思是“男人的精力超拔如同奔泻的瀑布”)。
中译名曾有“威尔刚”、“万艾可”等,但终究是音、义兼顾的“伟哥”最为流行。


十年后我们来回顾这则老掉牙的故事,发现可以有更多的解读。
这里我们不必计较这个故事真实与否——就当它是真实的好了。
世界上真实的故事有千千万万,但被选中来反复讲的是某个故事而不是别的故事,应该是有某些原因的。


首先,这个故事非常符合“强调其科学色彩以推广药品”的常见套路,因为这个故事表明了伟哥高贵纯洁的“科学血统”——本来是为了研制改善冠心病的新药。
这样一个故事,比常见的药品广告中通过装模作样出现一群穿白大褂戴眼镜的所谓“科学家”来强调其科学性,要更让人放心得多。


其次,这个故事中“种瓜得豆”的情节,让人觉得这个药品似乎是上帝的恩赐,不是凡夫俗子靠辛勤劳作“苦干”出来的,它带着“妙手偶得”、“天外飞仙”这样的色彩,给人印象深刻,所以口口相传无远弗届。
相比我们以前关于“666”(一种已经被禁止使用的杀虫剂)是试验了666次才成功之类的老土的励志故事,伟哥的故事生动百倍。
这使我想起,据说30多年前世界制药业巨头默克公司临近退休的CEO亨利·加兹登,曾经对默克公司的市场策略有一个忧虑:
因为公司“对潜在市场的定位仅局限于病人”。
他多年的梦想是:
要让药品像箭牌公司的口香糖一样,能够销售给包括健康的人和病人在内的所有人。


如今,他的梦想在许多制药公司那里早就实现了。
因为我们如今耳熟能详的许多关于疾病的说法,背后都有着跨国大制药公司的阴影——它们希望全世界每一个人都变成病人。


在实现这个梦想的征途上,春药本来就是一马当先,而伟哥则是一骑绝尘了。


伟哥神话


高贵的科学血统,生动的身世故事,确实相当好的药效,再加上前所未有的宣传力度,迅速造就了伟哥的神话。


十年过去,这个神话基本上没有破碎。
但是,神话背后还是有可分析的东西。


人的许多生理现象都与心理状态有关,这一点大家都知道,现代医学(所谓的“西医”)至今未能成为西方人分类中的“精密科学”,重要原因就在这里。
因为心理状态的变化实在太玄妙了。
而在性这个问题上,心理状态对肉体产生的影响更是特别强烈。
做love不是做体操,一对男女能不能甜美地做love,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当时的心理状态。
而心理暗示有时甚至可以对肉体产生异乎寻常的作用。


当关于伟哥的神话被迅速制造成功之后,相信这个神话的服用者,服用时就会受到极为强烈的心理暗示,以至于即使他服下的那颗蓝色小药丸是用面粉做的“安慰丸”,也同样会在他身上产生效果。
推而广之,其实一切药物都存在着程度不同的“安慰丸效应”,所以现代的药品公司推广一种新药时,广告费用要占去成本中惊人的百分比。
伟哥在这样的背景中,也不能算有太大的特殊,只是宣传力度特别大而已。


不过,伟哥也不是没有任何危险或副作用的。
伟哥问世之初,在美国就有关于服用伟哥导致牺牲在★性愛★前线的报道——做love时过于亢奋导致心脏病发作而死。
其实这种死法,和中国古代色鯖小说中死于服用春药没什么不同。


伟哥也会有副作用。
据说有如下9种可能的副作用:
1.头痛:
临床试验中发现,约有13%的人服药后出现头痛,且服用剂量越大越烈。
2.眼花:
约有3%的服药者可发生短暂的视力模糊,有的还会出现看见蓝光的幻。
3.昏晕:
可能造成血压骤降,如同时服用硝酸甘油等药物,常会立即头昏甚至晕倒。
4.异常勃起:
将伤及阴部肌肉组织,甚至加重阳痿。
5.掩盖心血管疾病:
阳痿可能是心脏疾病、糖尿病或癌症的先兆,服用该药可能掩盖真正的病情。
6.血压降低:
伟哥可引起血压降低,而含三硝酸甘油或硝酸盐等心脏病药物也会降低血压,故伟哥与这些药混用时血压会大大降低,有时可能危及生命。
7.永久性阳痿:
长期服用伟哥可产生药物依赖性,甚至形成永久性阳痿。
8.青光眼:
眼科专家警告,服用伟哥可导致血压下降,但青光眼患者眼压较高,有3%-5%的人可能出现急性青光眼,可使人一夜失明,即使治好也不能恢复原来视力。
9.不育:
美国一些专家认为,年轻人用伟哥可能会影响生殖能力。
然而,尽管有这些可能的副作用,伟哥看来还是成了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春药。


伟哥有没有改变世界?


伟哥神话中,还包括了对它造福人类的惊人期许。


医学史家希格·杜蒙德曾认为,“性无能或许是男性自我意识的最后一道脆弱的防线”,因此“对性无能的超越,也是人性中最后一丝光明的希望”。


据现代婚姻专家推测,离婚男女中有三分之一起因于性关系的冷漠与失败。


特别是,对于那些“功成名就”的中年男人来说,总算有了地位,有了财富,有了名声,好不容易熬到了能够得到年轻女性青睐的份上了,偏偏自己却“不行”了!
这不是人生最大的憾事吗?


那些年轻一些的白领们日子也不好过。
职场险恶,压力重重,自己功尚未成,名还未就,财富还未积累够(几乎永远没有够的时候),“成家立业”看上去还遥遥无期,种种压力和焦虑,折磨着他们年轻的躯体,竟早早就与阳痿和早泄结下了不解之缘。


现在,伟哥能够点燃卧室里的生命之火,让这些被迫“病理性禁欲”的人们,重新享受到性的换乐,对个人,对家庭,应该说是多大的功德啊。


在伟哥背后,昂然挺立的不仅仅是一个男性器官,还有男人的尊严,还有★性愛★中的欢乐。
据说是上帝创造的两条自然法则之一——男性性兴奋的时段性与自然衰减律,因伟哥的问世,已被彻底颠覆。
这颗令无数男性“众里寻她千百度”的蓝色小药丸,将给我们的燃情岁月带来无边春色。
对于这个时代的芸芸众生来说,将是一种多大的幸运啊。
但是,十年过去了,伟哥有没有像我们期许的那样,改变了我们的世界呢?


看来没有。


中年的“成功男士”们依旧向医生们诉说着自己的“不行”,年轻白领们依旧因压力和焦虑而ED或冷淡。
当然,医生会开伟哥的药方给他们,“女用伟哥”也问世了。
但是世界并没有因为一种新药而变得面貌一新。
我们到头来只是多了一种春药而已——即使是一种相当好的春药。


最好的春药是爱情


最后,我愿意重复一项忠告。
十年前评论伟哥时,我就主张不要对这颗蓝色小药丸期许过高,那时我就提过这项忠告,那是一句古老的谚语:
“最好的春药是爱情”——相信我,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一个让你倾心相爱的人,你将不需要伟哥。

印度神油、玛卡,真能提高性能力?麝香、藏红花,能打胎吗?

今天的话题,是大家都很感兴趣的内容——“春药”和“打胎药”。 “春药”,如流传坊间许久的印度神油、玛卡,称能壮阳补阴;   “打胎药”,如在宫斗剧中出镜率甚高的麝香、藏红花,传能致孕妇流产、不孕。   它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真有这么神奇吗?   麝香

,

免责声明:

(一):在网站文章及产品介绍中所表达的意见/建议/说明均来源于网络采集,本网站不具备专业医学知识鉴别能力。这些描述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专科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具体是否能够服用,请您谨尊医嘱。
(二):海外购药须知(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温馨提示)
1,本网站所列产品、文章均为学习了解用途。本网站仅提供商品信息的介绍,并不负责生产、销售产品。由产品所产生的问题消费者需要直接向海外商家进行沟通。
2,一切购买行为均视为您本人的自主的零散境外购物行为。产品均由国外商家在产品生产所在国直接销售、发货、提供售后服务。
3,您购买的境外商品适用的品质、健康、安全、卫生、环保标准标识等项目与您所在国的质量安全不同。在使用过程中 由此可能产生的危害或损失以及其它风险,将由您个人承担。我们不承担由此带来的法律上的责任。请谨尊医嘱,不可盲目服用药物。
4,友情提示,在购买境外处方类药品时,请您预备购买人的处方或病历或者诊断证明,中国海关、国外医疗机构均有可能需要出示证明。

女人的性需求有多强烈! 超级卡玛

  男人的性需求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比女人强烈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女人的性需求不强烈,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下女人的性需求到底有多强烈吧。   女人的性需求有多强烈   1、当男方温柔或者在暧昧气氛中性需求最浓烈:这是一个真实调查,结果如下:76.9%

weinxin
客服微信
想了解更多请添加我的微信